Heather

初中狗
盗笔,全职粉
平时喜欢瞎画瞎写…
水平不高,不要挂我 _(:3 」∠)_

初二狗的深夜摸鱼
记得好像看到过哪位太太的画是这样的…
按着自己的印象涂了涂
晚安啦,周末快乐

突然意识到小三爷已经奔四了
但又有什么关系呢,你永远少年。
———————————————
随手涂,请轻拍

【伞修/甜】万籁俱寂(一发完)

窒息
仿佛堕入深海那般,冰凉刺骨的感觉蔓延到全身。氧气不受控制地一丝丝从肺部抽离,一片片剥离着浑沌一片的意识,伴着身躯下沉到更深的海底……
从失重感中惊醒,苏沐秋背后的冷汗早已濡湿了单薄的睡衣。他打了个寒战,刚刚的窒息感似乎还未完全消散。月光透过窗帘,朦朦胧胧的照进来,映着苏沐秋额上一层薄薄的汗。他伸手抹了把脸,下意识地看向枕边人。
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月光映得他眼底一片清明。叶修天天家里蹲,皮肤很白,在这月光下更是显得有些飘渺的透明。对方显然是注意到了他的眼神,对他露出一个淡淡的笑,苏沐秋一愣。他直勾勾地盯着叶修弯弯的眉眼,看着那双熟悉的眼睛盛满温柔的样子,感觉美好得有些不真实。
突然,叶修伸手捏住了他的鼻子。
“怎么,做噩梦了?吓傻啦?”
他的声音有点儿哑,但是盖不住属于少年的清澈。被对方带着点儿嘲讽的关心话这么一激,苏沐秋回过神。
“谁吓傻啦!”
一开口,苏沐秋就被自己这沙哑的不成样子的声音吓到了。对方嘴角的弧度又加大了一点儿,眼睛里带着浓浓的笑意。
“还以为你是因为差三分钟就是成年人了,紧张的呢。”叶修调笑着。
这话一出,苏木秋条件反射般地看向床头的表,淡淡的荧光清晰在昏暗的房间里分明
11:57

还有三分钟
还有三分钟,他就不是再是个孩子了。
他要成年了。
苏沐秋望着表出神,突然感到一股难以言喻的急躁和压力。
而下一秒,这一切都烟消云散。
叶修抱住了他。
他感受着自己怀里的体温,觉得心早已被这温度融成了水,刚刚那阵不安被一股暖流冲散,消逝在秒针滴滴答答的轻响中。
“沐秋大大,”叶修抱着他的手紧了紧。
“不论发生什么,你背后有我。”
“别害怕”
“我永远在你身后”
“18岁啦,生日快乐”
直到怀中的那片温度抽离,苏沐秋还未缓过神来。
“我去给你打杯水,瞧你嗓子哑的。”
卧室的门打开又关上,发出轻轻的咔哒声。
苏沐秋翻了个身,回忆着刚刚令他思绪片空白的几句话,突然轻轻笑出了声。
是啊,我还有你呢
怕什么啊


分针咔哒一声落在12点的位置,与时针重合。
在这世界都沉寂的夜,
分针和时针交换着一个六十秒的吻,
你给了我一个一百八十秒的约定,
而我想用三千六百年与你一同兑现。


啊作业啊复习啊困死我了
只有这个表情能形容我此刻的心情

【伞修】午后

啊啊啊啊啊好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给老铁疯狂打CALL!!!!!❤️❤️❤️❤️七夕快乐

吸猫中:

七夕快乐
@Heather 
啊……又是一篇没什么意义的文
-
阳光灿烂,光洋洋洒洒的照在地上。燥热的空气仿佛烤熟了大地,扭曲了空间。老旧的风扇在墙上嘎吱地响着,清凉的风携着一丝蝉鸣施施然飘过来。

叶修坐在风扇口那儿,发丝被风吹起,他舒适懒散的闭上眼睛,活像一只慵懒的猫。苏沐秋在旁边,风被叶修霸占,一点都吹不到苏沐秋身上。他扑倒叶修:“叶修,你个无耻小人快把地方让开,热死了……”
叶修回眸,带着少年气息的脸庞上划过狡黠。他弯弯眉眼:“我凭本事占的地方,凭什么给你。”还颇有些得意的笑了笑。苏沐秋被笑脸晃得愣了神,呆呆的坐在那里。
“怎么?是不是觉得我的话特别有道理?”苏沐秋回神,涨红了脸,扑倒叶修:“才不呢!”说完,他掀开叶修的背心,浑身上下地找叶修的痒痒肉挠。少年常年宅在家里,白嫩的皮肤上传来一丝凉爽的气息。见到这一幕的苏沐秋又难得的卡带了,半晌回过神。叶修的笑脸,睡颜,打荣耀时的神采飞扬,小计谋得逞时的狡黠,他的身体,他的言行,此时似乎都一股脑塞进苏沐秋的思绪里。他仿佛打开了某个盒子,魔力让他一时间竟想不到除叶修外的任何东西。许久,他似是懂了什么,把叶修从电脑前薅下来,扒到地上,并排躺着。
叶修疑惑:“苏沐秋你小子干什么!我还要抢boss呢。睡觉?可现在是中午谢谢。”“睡午觉”苏沐秋把几欲起身的叶修拉回来,扒在他的身上,腿紧紧缠住叶修的身体。叶修静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妥协了下来,就着这种姿势进入梦中。



之后的许多个午后,我也时常想到今天,想到这个午后,想到你。
-end-

@吸猫中 呼叫组织,看图说话❤️

【为你渲染我的每一个梦】
愿喧嚣之下的你依然不忘初心
愿你在暴风中心也能品味清欢
小队长,愿你好好的
你的荣耀不败

这个CP……让杰大何去何从??

【岁月如梦】

老铁写的段子!!打CALL!!!组织为你骄傲啊啊啊【虽然我没参与也没帮上啥忙脑洞也不是我开的只是帮忙起了个名字但也请让我厚脸皮的骄傲一把 _(:3 」∠)_】疯狂打电话!!!❤️❤️❤️❤️老铁你你你最棒惹!!

吸猫中:

萌新第一次发文QAQ,害怕jpg.
虽然起了个看起来很不错的名字(还是基友起的)不过文的质量……不敢说QAQQ(不太好)
厚颜无耻打上了#哪位太太#的tag,不是太太但是致力于贡献热度!

ooc


-
细密的雨不知何时又开始稀稀拉拉的下起来。下雨的时候是闷热的,吴邪穿着老头标配裤衩背心,大刺刺地坐在门前台阶上,抱着杯茶,悠闲的看着外面的雨。光在雨雾中跳动着,倒显出足足的活力,与穿着老头裤衩的吴邪形成极大反差。吴邪被自己的脑补逗的笑出声来,咂了口茶,放在一边。
“哟,咱们天真提早迈入老年期啊。”胖子从屋里走出来,咧嘴笑道,一屁股坐在吴邪边上。“去你的”吴邪嗤笑一声,也不在意,不知从哪掏出根烟,叼在嘴里。轻盈的白烟在粘稠的空气中寻找着出路,逐渐飘入一片雨雾中。小哥在厨房里忙活,传出叮叮当当的响,却也不手忙脚乱,炒菜做饭。渺渺炊烟升起,伴着门前胖子吴邪的插科打诨,倒是颇有些热闹。
“吃饭了”小哥端着碗走出来,喊了一声。门前的两人应了一声,站起来,晃晃悠悠的走向厨房,把剩下的饭菜拿出去,摆到桌上。三人围坐在桌边吃饭,也没有什么“食不言”的规矩。胖子打着一口北京腔调,在桌上大表言论。吴邪时不时插一句嘴,倒也不落下风。有胖子这个地道的北京人在,桌上的饭菜仿佛都染上胖子的那一口浓浓的京味,饭桌上的空气都是快活的。小哥看着这副场景,没有插嘴说话,只是默默夹了点菜,给他俩,给自己。


一切美好如梦。